• >
主页 > 健康新闻 >
健康新闻
父亲节,我写了一封给爸爸的信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6-27 02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亲爱的爸爸您好,

今天是父亲节,祝您节日快乐!

前几天看到大哥发来您打吊瓶的一张照片,我心里一紧,不知您怎么了。后面看他说:”轻度中风,医生说烟酒都要告别,没什么事了。”他说的轻松,我心里依然有些挂念。大哥说您和妈不让他告诉我和二哥,怕我们担心。

您和妈都70多岁了,我和二哥又不在身边,希望你们有什么不适让我们及时知道。如果离得近,我就跑过去看您了。后来我打电话问起时,妈还装作不知情,让您接电话。您说没事,让我别往心里去。

听医生说要戒烟酒,我说您就下决心都戒了吧,您说戒也容易不需要下什么决心。我相信您,也一直尊重您的意愿,平时您抽烟不多,我们都会支持和帮助您。

您和妈把我们兄妹三个抚养大,供读大学很不容易,吃了很多苦。我一直觉得您和妈为我们付出太多,而我为你们做的太少,您和妈总说只要我们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,你们会照顾好自己。

从小您对我们兄妹都格外信任,从没打骂过我们,甚至都没有批评过。您给我的印象是温和而幽默。村里人爱和您开玩笑,这点应该是遗传了奶奶,村里老少都喜欢和她开玩笑。您也很能干,家里的家具都是您自己做的,凳子、椅子、餐桌、餐厨、衣柜等。这点应该是受爷爷影响,您说爷爷是木匠,以前还做过木质酒箱卖。

小时候,我在小卖部的煤油灯下写作业,您和村里的大人们侃大山。我不会写作业时便静静地掉眼泪。您看到就过来温和地问:“哪里不会了?”那是我对您最初的印象,很温暖。我曾写下过这样一段话:

小时候,生活在农村,

我在煤油灯下写作业,

父亲和乡邻们侃大山,

母亲和邻家大婶们在胡同里说笑,

那种情感的碰撞和流动,

网站首页  | 汽车资讯  | 金融新闻  | 教育新闻  | 体育新闻  | 社会新闻  | 社会文化  | 旅游新闻  | 科技前沿  | 军事新闻  | 法律在线